数字货币何时崩盘

数字货币何时崩盘

曹艾米 | 30. Dec, 2017 | 2757 次阅读

加密数字货币适用于全人类在没有时间差的情况下集合竞价,进行储藏与投机,天然有黄金属性。

令牌(Token)也摆脱不了这种属性,尽管发行者把它定义成使用币、收益币等等,似乎会指向一个合理的价格与可测量的溢价,但实际上当然不是的,一旦进入二级市场,它总有不可理喻的价格攀升空间。

涨涨不休像极了房子。

所以庞氏骗局和泡沫的怀疑和恐惧一直伴随着数字货币大牛市。

数字币同房子当然有根本的区别,首先房子是劳民伤财消耗资源建起来的,居者有其屋,所以第一不能乱建、第二建起来不能不用,两者都会造成难以承受的社会浪费。

但是数字币创建、交易都几乎没有成本,反而有规模效应,币种越多,市场越有效率。数字币也可以随意丢弃,它降价、崩盘、消失的过程都是渐进的,只有人为灾害例如消息面、交易所被盗,却不会有系统灾害,它的核心系统是异常安全的。应该说,块链系统反而存在一种极端情况下对人为灾害的修复机制,例如以太坊在DAO事件之后的回滚和硬分叉,ETC渐进枯萎,大家似乎都没有损失、或者说非常有效的分散了损失。

直白说,数字货币市场没有崩溃这个概念,它的风险时刻在币价起落中释放。当然这也是币价总在大起大落的原因。

如果还是摆脱不了泡沫的固化逻辑,那我们就总是忍不住要问这个市场是不是有周期的?在一定时间例如5、6年之后,当币值饱和不再增长时,数字币就会失去投资价值,引发大量的抛售,从而崩溃?毫无疑问数字货币投机自主可控,用户是从传统投资品甚至收藏品市场上迁移过来的。以黄金为例,恰恰是自2013年以降,黄金连年供过于求。

比特币多少钱一个

来自见识Dust of Macro,据UBS

即使我们假设数字币没有任何实际用途,只吸收热钱,而且炒币的人都是低智、非机构、没有分析和搏弈能力的,这样当“大妈投资品”比如房子、黄金的容量转移给数字币时,也许就是市场饱合的时间节点了。但房子明明可以持续火下去。实际上只要人类爱储藏和投机的本性不变,数字货币将是永远的市场。非专业投资者中的一部分只买最大的币种,砸钱买最贵的风险最低,这种币涨的快是正常的,比特币应该已经有了“大妈投资品”的地位;想成为专业投资者的人有不同的取径,这些人不是币圈摘果子的人,而是技术和行业的推动者。

在这样的过程里,数字币市场自身的结构在不断调整。

比如承诺两年期落地的项目,两年没有落地,相比币圈其他项目成果也并不喜人、造成审美疲劳,当然币的生命就到头了。这样死亡的币会占绝大部分。特定币种本身的调整会产生更大的市场波动,属于结构风险,而不是基本面风险,因为补足了优质币种的上涨空间。

损害数字币市场健康的行为,众所周知来自于交易所操纵、分叉币预挖、私募坑ICO接盘、传销等赤裸裸的作弊和欺骗,都是人为灾害。面向周边,块链继续发展了异质币拍卖、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方法,继续克服人为灾害的征程,使数字币市场日趋抗风险和波动性。

炒币囤币同资金盘的区别就更明显。

法币集资类庞氏骗局中,利益分配呈金字塔形状,控制者挥霍,得利者比赛跑得快,即使把利息反哺到金字塔底端,也只是使利息压力更大而已,虽然控制者想出各种规则来延缓付利息,拖住投资人和推迟最终兑付,但债务总会有集中到期的一天,一切金融危机的本质莫不如此。

融资、投机与骗局往往这么区别:能还本的叫做融资,只够付得起利息即称为投机,连利息都付不起,就是骗局了。

庞氏骗局本质特征是虚幻财富,风险累积,“不良资产”是滚雪球越滚越大的过程,照这样的传统经验,一切金融品投资皆有周期。但数字币则不一样,投资即搬砖,是在几小时或者几天内完成的,即时新陈代谢掉;理论上数字币没有兑付义务,实际上投资者也把数字币当成资产,而不是债。

当投资者对一类资产建立信心,资产成为投资品,就会出现一个共享溢价的现象。就是说,囤币的人越多,二级市场流通量越少,币价增长,当我需要抛掉这种资产时,就会得到更高的对价。于是大家轮流想卖,次第来卖,每个人都得到了很高的溢价,而且这种资产会给更多的投资人带来信心。

空中比特币钱提不出来_比特币多少钱一个_除了比特币还有什么币

Pos可以有效的调节二级市场预期与囤币报酬之间的平衡,优化这种共享溢价的效果。

在Pos证明机制下,囤币的人获得的是参与链上结算的报酬,这块本来是传统上金融体系运营的成本,金融体系的运作成本是非常高的。直观看,传统上我们把钱存到银行,银行需要很慌张的把这份钱贷出去,才能给我们付利息、维持银行运营,产生挤兑风险;但是块链上有很大的空间给冻结的币付利息,无须把这份钱投作他用,数字币有闭环的价值创造结构。这好像是给闲钱找到了工作,不像现实中我们拿着钱却总陷于恐慌中,失业的钱是焦虑的。

这是货币技术的一次革命,去中心化记帐使“钱”真正有了价值,不再是“虚幻的符号”和任何主体的信用了,钱可以睡得着觉了。

块链与数字币技术肯定不是包打天下,能解决一切传统货币的问题和人类欺诈的问题,但是它的技术红利有自身的逻辑,它的价格现象有合理的解释。

现在我们来反思大家所定义的“泡沫”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无非就是资产的价格飚升,涨到人不习惯的地步。

事实上这个价格来自于哪儿呢?“币是用来炒的”,换手率高,货币的基本性质是每多流通一次,相当于货币供应量增加一倍。也就是说即使币圈卷入的法币有1亿美金,如果换手达到10次,市场上就相当于有10亿美金。

所以数字币泡沫很大,比特币价格可以短时间暴涨暴跌,就依赖于货币乘法。

我们可以把货币的这种靠速度取胜的属性视为货币的Bug或者非常难缠的一种属性,因为它要求金钱永不眠,人类只好发展兽性的冲动跟着high。实际上人的本性是存钱和休闲、或者自我成就传承精品,让货币加速流通跟任何科学道理都不挂钩,和人的生物习性与社会习性都没有任何关系。有没有可能是人在一千年间一直迁就货币的这种技术局限,区分不开投机和储蓄,从而容易脱实向虚,从而才有周期性的金融危机?

数字币可能变成(通)货币,但当然它不是货币而是资产。对于一份资产来说,成为货币意味着价格稳定,丧失投资性,没什么好处。数字币之间的兑换很容易实现物物交换,无须货币。

我们可以区分场景定义货币和资产。二级市场上的币是投机性的,冻结的币是储蓄性的。通货币也就是稳定币、介质币,它是纯粹虚幻的符号,但是却有使用价值,有供需场景。如USDT,瑞波币,只充当兑换功能,是传统意义上我们所说的钱,USDT以美元抵押发行、盯法币价格,瑞波币宣布自身没有任何价值。从逻辑上说,向来是先有资产,后有通货,资产流通的数据赋予通货,通货就可以计量价值。代币交换的数据足够完整时,兑换协议就完整、无须稳定币而只须交换协议;数据不够完整时,就需要从法币上取准。

这里简单的结论就是我们没必要因为看到价格在涨,看到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人都有资格捞上一把、普惠的财产增值现象,就必须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将它与各种骗局类比。

以上都是在金融资产的角度看问题,那么数字币如何与实体资产挂钩获得进一步的价值支撑呢?

实体资产是一个动态的概念,空间、电、气,都是有争议的资产,法律认为在人控制之下的电气可以成为资产。一部分无体资产如电,非常容易上链结算,相当于数字币给自己找工作。事实上链上数字币每一次结算都代表着真实世界的资产交易;此外链上可以创造新的资产。

2017年底,以太坊发布了ERC721异质币——昭示着链上不仅可以管理货币,而且将以数字化的形式管理资产,数字货币可以内生性的定价资产。所谓内生性的定价资产,就是一件数字资产可以用数字货币付报酬、给收入,形成经济循环。

资产币是数字币技术的进化,它是与一种数字标的物挂钩的,而且它代表了与该资产相关联的支配权、收益权,所谓收益权也就是存储和接收收益的那个地址。资产币背后的合约可以定义产权,比如多个地址可以按份共有资产币,也可以对繁衍的下一代资产享有一定的份额。换句话说,资产币不但表示资产的存在,而且有产权配套,随着所有权的转移,可以一键交接所有的权限。

如果说以前链上只有合约和货币,那么今天这个合同里终于出现了标的物,合同完整了,交易可进行了,我们只需要把资产定义到一个币上去。

2018年再聊数字币,恐怕还要区分资产币和代币,变绕口了。当然这里可以补一句,ICO所有的法律问题,在异质币出售中都不存在了,忘掉监管真是个好事情。当数字币与数字资产结合起来,对周期和泡沫的判断就变成数字经济的周期。对VR和平行虚拟世界的向往告诉我们,真正的数字经济还在路上。这类虚拟财产的特点是没有价格,它的对象是情感,它的制作是心力的付出,或者不可复制的天赋,而不同的人可以支付不同的价格,打动人心的作品凝聚的价值很抽象。这种不靠谱的特性与没有成本利润逻辑的数字币市场在本质是很匹配的,它可能支撑一个看上去更有泡沫的市场。

数字经济才是数字币的土壤和近亲。数字币如何表示数字资产包括作品、衍生形式的权属关系,保护创作者的在先权利?如何实现收藏品数字发行,引领自由资产全链流通?

我们都只是观察者而不像天才一样创造未来,但是能够感受到新的世界正在被开辟,继币圈的哈耶克信仰者或者奥派拥趸、还有货币爱好者们实现了一个个小目标之后,可能有另外一批有个性的新空气,来创造另一个更多彩的神话。

0人喜欢

微信扫一扫